« 淡然一世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能不能不要下雨 »

2015年3月12日 (木)

憶你百世已成書

一世裡,我還懵懂,你卻已經遠離。我懵懂的不知道旁人說“過些時候就回還”的真正意思。那時的我,就像被風吹落的蒲公英,無著無落的堪堪惹人憐惜。我是你撒下的種子啊,康泰自由行就這樣把我吹散在塵光裡,沒有你的呵護,讓我如何長成你的模樣?那一年,我沒能等到你漸行漸近的身影,卻等來了別在了家人的衣襟旁過早開放的白菊花。
二世裡,我還單純,你依然不見。我曾趴在窗前看滿滿的陽光傻傻的想,若是我有潘朵拉的魔盒,我便可以把你快快的喚回到身邊,再細細的端看那個側顏婷立的你,那個嬌俏和嫵媚遠勝小丫她娘的你!我還可以被你打扮成青青楊柳枝的模樣,在拂肩的長髮裡綰起披搭的馬尾辮。那一年,踩著想像的腳步,把你印在我已築的天梯之上。
三世裡,我學會了淘鬧,你卻望不到。當鄰家的姐妹都有著碎花的小短裙時,我賭氣的將彩筆在我一成不變的灰黑色衣衫上畫下想要的圖案。我想要彩虹一般的著裝啊,想要被旋轉成花一樣的裙,可是,任我怎樣的塗抹扭擺,你始終沒讓故事裡七彩的花環,成長桌成為可供我回憶的驚喜色。那一年,極其簡單的願望,就是愛美的心在悄悄的滋長,尋向你時,根莖屢屢受阻。
四世裡,你不在,我已然握筆捧墨。忽而想到,若是你在,會有怎樣的結局。或者這是塵世的必然安排,讓我可以在無你的場景裡獨自成畫?那麼多的細雨紛飛,那麼多的斜陽餘暉,都落在我尚未經過的路旁。是以,本該有你參與的故事你未能臨場,本該有你的畫卷你未參與。那一年,你早早的讓我知道無你的結局便是塵世留給我必然的殤。
五世裡,你仍無音無訊,我卻開始素衣簡服。日盈月缺的每一天裡,我還在任性的等你來聚。少時種下的花枝已蓬盛的有了樹姿,瓣蕊在晨露裡格外惹人愛憐。我想像著你只是跟我玩著捉貓貓的遊戲,在我終於等不到而放聲大哭時你就會飄然而至。可是,任我怎樣的回首,你依然不見。那一年,我開始用素衣簡服裹束自己。
六世裡,有了漸漸長大的煩惱,你在哪裡,我不知道。我不懂人為什麼要長大,或者,你也在期待著我長大?都在說成長的快樂,我卻只會鼓著腮幫憤憤的叫嚷:長大了有什麼好?不就是披著件成熟的破外衣在塵間行來走去嗎?!瞧,我有多傻,我在踩著你的影子裡笨拙的長大,每一步印著你的憐惜卻仍是不願意想起你的不在。
七世裡,我成婚論嫁的夢裡有你。喜樂響起,驟然見你哭泣。我是你雙手捧就的公主啊,遠嫁之時,統一派位卻把你放在了微涼的秋千之外隨風擺蕩。那一年,我悄悄對著郎君耳語,告訴他你一直在我身後,看我們如何地久天長,看我們如何把生活過的濃淡相宜。
八世裡,比對生活,我常憶你。我在時光裡尋找樹的年輪,卻找來總不能忘你的記憶。疏離的日子已經很長了,哪裡才能有你的笑語?鏡前只有他們說酷似你的我在對視著還禮。拈指數來,我把念你的每一天都裝在口袋裡東奔西走,你會只是觀者嗎?看我日子裡的紛擾和爭執,你會有餘怒未消之感嗎?
九世裡,我漸老去,而你依舊年輕。當白髮的恐懼終於在我身上臨現時,我能清晰的看到絲毫畢現的皺紋;當我嗅到歲月蒼然的味道時,你在我記憶裡依然年輕的可人樣,康泰領隊是不是你在時光裡隱藏了真實的容顏,才給了我一種對生活無畏無懼的勇氣?讓我感覺你一直都還是最初的模樣。
十世,已是漫漫一生。早年落下的蒲公英已經開成了遍山遍野。我在想,若哪一世我去見你時,你該以什麼樣的表情來迎接你的公主。清茶小院,圍欄邊緩緩疊落的瓣,會為我們有怎樣的解語?期念而積,于你,於我,又會有怎樣相聚的輕顫?
曾被問及,會否還會記你?我答:塗來抹去的日子,日日念你,世世憶你,憶你百世已成書。

« 淡然一世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能不能不要下雨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憶你百世已成書:

« 淡然一世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能不能不要下雨 »